综合

您的位置:中国财经网 >> 保险 >> 新闻 > 正文

国联人寿再遇险情:股权变更被否 高管走马灯式换人

2018-07-17 15:01:36 新浪财经综合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股权变更被否 国联人寿再遇险情

  来源: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记者 李星郡 发自广州

  准股东涉循环出资被否、两家股东破产清算拍卖股权、董事长三年半三任、总经理一年来未有接任、业绩2015年首秀盈利后连续亏损,成立不足四年的国联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联人寿”)事端不断。

  7月3日,银保监会发布了不予许可国联人寿变更股东的批复,指出银泰集团(全称“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宁波市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润资产”) 未按要求提供2017年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以及存在利用同一笔资金循环出资的可能。

  时代周报记者就此次股权变更和高管变动问题向国联人寿发去采访,对方书面回复表示:“股东的问题看官网声明。”国联人寿在声明中表示:“已于第一时间将文件转告股转双方及全体股东。公司将……协调股东依法合规强化股权管理。该项股权转让终止未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原股东将继续认真履行股东义务,公司治理结构稳定。”对于管理层变化,国联人寿仅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公司已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聘职业化总裁人选,招聘总裁工作正有序进展中。”

  银泰集团错失保险牌照

  2014年底,国联人寿在江苏无锡成立,注册资本20亿元人民币,规定开业后两年内在江苏省开展业务,但时至今日成立已三年半的国联人寿还未走出江苏。

  最近因新拟入股东不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的要求,国联人寿股权转让一事未获银保监会批准。银泰集团也因子公司的两项问题,与保险牌照失之交臂。

  7月3日,银保监会下发了不予许可国联人寿变更股东的批复,指出金润资产一方面未按要求提供2017年审计的财务会计报告,不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六十九条的要求;另一方面虽声明3.14亿元股权转让款为自有资金,来源于其股东在2014年8月的13亿元增资款,但根据公司提供的银行对账单,增资款分多笔转入验资户,余额最高为7.43亿元,未在某一时点实际达到增资额13亿元,并且无法提供“增资款全额到位,不存在资金循环使用注资”的承诺说明,存在利用同一笔资金循环出资的可能,不符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第三十二条的要求。

  查阅金润资产的背景,可以发现,它是银泰集团在浙江省唯一的以创新投资为主题的资本运作平台,致力于实业投资、股权投资、资产管理、上市策划等资本与增值服务;而银泰集团1997年在北京创立,是一家多元化产业投资集团,下辖银泰商业集团、银泰置地集团、银泰资源集团、银泰旅游产业集团、银泰投资与金融集团,拥有多家境内外上市公司和100多家控股、参股公司。

  这不是金润资产第一次涉足金融领域。在试图入股保险公司之前,金润资产已经手握银行和证券牌照,持有浙江网商银行16%股权、天一证券21.95%股权。此次如果按计划顺利进行,金润资产将获得国联人寿12%的股权,成为第四大股东。

  对于此番失利,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金润资产董事长、银泰集团董事韩学高,他首先向记者指出:“我们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两个问题,感到很惊讶。”

  韩学高表示:“怎么可能不提供报表呢?我们是把材料报给国联人寿,唯一的可能是被拖久了,最早提交材料的时候还没到年报出来时间。循环出资更不存在,我们公司的增资是在2014年,跟2017年开始谈的保险公司没有一点关系,而且当时验资报告也是出过的,至于银保监会指出的无法提供‘增资款全额到位,不存在资金循环使用注资’的承诺说明具体不知道,是由投资部的同事在负责。”

  回顾投资国联人寿的过程,韩学高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当时有朋友推荐了国联人寿,于是将此作为财务投资,其间一直与转让股权的国联人寿股东无锡报业发展有限公司沟通,先做了资格审查然后签合同,过程中一切正常,后来可能是银保监会出台了新的股权管理办法,所以会是这个结果。

  对于之后是否还会入股国联人寿,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在微信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对国联人寿没兴趣,也没有想继续这件事情”。

  韩学高补充表示:“现在跟无锡报业沟通,既然做不成了,把前期资金还给我们就行了。当年是作为财务投资进来,现在没做成也无所谓,暂时还没有进入其他保险公司意向。”

  国联人寿股权变动频繁

  在国联人寿成立仅三年半的时间里,已经发生了三起已完成以及未获批准的股权转让。

  最早在2016年5月27日国联人寿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股东江苏天地龙线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地龙线材”)、江苏天地龙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地龙集团”)就被指出处于破产清算状态,无法履行相应义务。

  天地龙线材和天地龙集团分别持有国联人寿1.5亿股和5000万股股份,占全部股份的比例分别为7.5%与2.5%。由于其他股东均放弃主张优先购买权,2017年11月10日,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发出上述两家公司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的公告。一个月后,深圳市鸿志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志软件”)竞买胜出,合计持有国联人寿10%股份,不过还未取得监管的股东资质批复。

  鸿志软件的母公司是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陆电子”,002121.SZ)。科陆电子是一家综合能源服务商,从智慧能源的发、输、配、用、储到能效管理云平台、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站运营管理云平台等提供完整解决方案,基本形成了围绕以智慧能源为核心的产品链、商业运营生态圈和金融服务体系。2017年报显示,科陆电子净利润4.59亿元,同比增长68.75%,但是扣非净利润-0.55亿元,同比减少182.79%。

  时代周报记者就入股国联人寿原因及进度向科陆电子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此外,2016年7月20日,在江苏开源钢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源钢管”)前期分别发函至各股东说明股份转让情况,但其他股东均已书面声明放弃优先购买股份权利的情况下,国联人寿2016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又审议通过了开源钢管转让占股份总数的2.5%的5000万股股份给无锡万迪动力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迪动力”)的议案。保监会当年12月批复了此项变更。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可知,万迪动力由国联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联信托”)持股80%,而国联信托是国联人寿持股20%的第一大股东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联发展”)的子公司。这也就意味着国联发展加大了对国联人寿的持股比例。

  此次金润资产受让股权则起源于2017年9月12日国联人寿召开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无锡报业发展有限公司拟将2.4亿股股份(占股份总数的12%)转让给金润资产的议案,只是未获银保监会批准。

  高管走马灯式换人

  股权变动的同时,国联人寿的管理层也在经历快速的变化。

  2014年2月,保监会的批筹公告显示,国联人寿的拟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分别为王锡林、冯乃宪,2015年3月冯乃宪亦被核准担任总经理,但是王锡林始终未获任职资格批准,相反,2015年6月,保监会发布的核准董事长任职资格变为华伟荣。2015年12月,刘清欣又接替总经理职位。

  一年后,2016年7月因工作调整华伟容辞去董事长、董事一职,丁武斌接棒上任。2017年4月,上任不足一年半时间的刘清欣又因工作调整辞去总经理、副董事长职务,丁武斌暂代总经理一职,但一年多过去了,国联人寿还未觅得总经理人选。

  国联人寿仅表示,“公司已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聘职业化总裁人选,招聘总裁工作正有序进展中”。

  在高管频繁更迭的同时,国联人寿的业绩也经历了过山车。

  2015年,国联人寿在开业首年即获盈利1632.54万元,但2016年便开始急转直下,净利润亏损1.04亿元,2017年亏损扩大至1.58亿元。

  原保险保费业务收入上,2016年为最高值,达到15.69亿元,而2015年这一数字仅0.22亿元,2017年回落至8.9亿元。保户储金与投资款新增缴费则在2015年达到峰值,此后不断下降。2015年,国联人寿保户储金与投资款缴费13.35亿元,2016年降至4.54亿元,2017年进一步下降到1.01亿元。同时,2017年国联人寿退保金猛增至4.18亿元。

  由此可以发现,万能险成为解码国联人寿业绩的关键点。2016年3月,保监会下发《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人身保险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监管环境变化后,国联人寿也只得“推动业务结构逐步向中长期业务转型”。

  在偿付能力方面,国联人寿的相关指标也呈现出下滑态势。2016年末,国联人寿综合及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538%,而2018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两项指标均滑至302.85%。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