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您的位置:中国财经网 >> 生活 >> 新闻 > 正文

囚徒滴滴:新一轮网约车补贴战打响 第二梯队进场

2018-04-10 14:54:54 时代周报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囚徒”滴滴:黎明曙光前的反围剿之战

  犹如囚徒一般,滴滴不得不重新打起精神迎战新的对手。

  “尔要战,那便战。”在去年年底,滴滴CEO程维就通过媒体向美团下战书表态,他不害怕与任何一个竞争对手打资本战。

  然而,这一局面似乎变得复杂起来,原本已被滴滴一统江湖的网约车市场上,出现了一批重量级的新玩家。

  除了美团,高德、易到、嘀嗒以及携程等新老兵相继加入到这场网约车“世界大战”中,滴滴如困兽般面临着类似2016年夏天与Uber中国激战的局面。

  在正式登陆上海仅三天后,美团打车就宣布获得申城三成的市场份额,此后日订单量一直维持在30万单以上。为了巩固局势,滴滴不得不跟进美团的补贴策略,再次陷入到“囚徒博弈”中。

  打江山难,守住江山更难。在司机和乘客都不可控的情况下,滴滴的C2C模式缺陷再次被放大,程维近年来为滴滴构筑起的规模和技术壁垒似乎在新玩家的银弹攻势下显得不堪一击。

  新的一轮网约车战役在补贴战中打响,又会以哪种形势收场?

  美团闪电战

  尽管已经在南京与美团对峙了整整一年,但滴滴始终低估了美团的后发优势。

  3月21日,美团打车上海站开通,上线当天就宣布在上海日完成订单量超15万单,第二天日订单量达25万单,第三天超30万单。随后几天内,美团打车上海日完成订单量均保持在30万单以上。

  凭借较有力度的补贴,美团在上海迅速收割滴滴的市场份额。美团打车披露数据称,其在上海上线7天内,平台累计服务乘客近220万人次;在所有已完成订单当中,40%与吃喝玩乐等休闲娱乐场景相关,与美团点评的餐饮、到店综合及酒旅等业务形成协同。

  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王兴首次谈及美团打车的思路,他认为美团是在一个综合平台上将各种服务进行无缝对接,而综合品类是美团打车最大的优势。

  上海站开通后,美团打车在短时间内还接连拿下杭州、成都的网约车服务牌照,新一轮开城计划已箭在弦上。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美团点评已经与成都部分汽车租赁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并开始前期司机的招聘工作。

  美团的进场搅动了网约车这一池水,不过也引来政府部门的强力监管。4月5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发布消息称,由于近期美团、滴滴等网约车平台竞争乱象已严重扰乱出租汽车市场营运秩序,上海市交通执法部门从即日起全力加强对非法网约车的查处力度。

  同时,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对“美团打车”平台开出了首张“责令改正通知书”,并正在研究对已获得许可的网约车平台吊销其经营许可证的程序。据一位不愿具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前期部分美团打车的司机来自被滴滴清退的运力,一些服务分过低难以在滴滴接单的司机成为美团开城的先锋队伍,这也导致上海市交委在整治行动中发现非法运营等情况。

  第二梯队进场

  美团是反滴滴联盟中势头最猛的角色,但更多的玩家正陆续进场。

  3月27日,高德地图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成都、武汉两地率先上线,同时开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车主招募,之后将逐步扩展到全国更多城市。与其他顺风车平台抽取用户10%佣金不同的是,高德公益顺风车平台没有任何商业化目的,将坚持对用户不抽佣,对行业不打补贴战。

  “从去年开始,我们通过大数据发现了顺风车出行的需求,现在顺风车的相关能力建设到我们认为过关了,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发布。”高德地图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高德的顺风车业务不打补贴战,也不希望刺激运力额外增加。

  事实上,高德在近年陆续与各大网约车平台、共享单车平台达成合作协议,在地图产品中接入多种形态的出行服务,不过其上线自营出行业务还是第一次。在高德方面看来,这两者并不冲突,尤其是在用车高峰期可以起到互相补充的作用。

  而去年受乐视危机拖累的易到,在新股东韬蕴资本入场后卷土重来,近期正式宣布推出“免佣金+阶梯返利”计划,在全国47个地市里面向47万车主,实行免佣金政策,并对车主施行阶梯返利。易到运营负责人王俊表示,对于首批报名车主,易到当月予以免考核,同时最高返利金额为月订单收入的15%。

  此外,OTA巨头携程也宣布旗下专车业务获得网约车运营资质,将主打旅游交通市场。携程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前携程专车平台上既有OTA机构,也有自营产品,拿到牌照之后,自营部分会逐渐展开。

  “在一些城市,没有OTA专车,我们会主要开展自营业务。携程自营专车与OTA是竞价方式,由用户选择使用哪一个产品。”上述携程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2017年,携程提供服务的车辆和专业驾驶员达十余万名,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全国上百个城市开展业务。从年客单量看,携程专车的年订单量从2014年的约200万单增长值2016年的1000余万单。

  场景入口之争

  复盘反滴滴联盟的进军路线,其思路除了大打补贴战外,更多是从细分场景入手,分别切割滴滴在各条业务线上的市场份额。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这些新老玩家大多通过自身优势资源介入出行业务,因此不同场景下带来的流量属性将起到关键作用。

  以携程为例,旅行场景里涉足的出行需求非常多,包括接送机与旅游目的地的往返,这都是携程出行的潜在市场。上述携程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4年携程就成立了专车服务,用车事业部早期是平台式运营,依托携程的机票、酒店优势,接入各种专车服务商,服务于旅游者的出行,然后到今天才开始发展自营业务。

  “携程专车服务主要解决用户旅游出行场景中的点对点地面交通需求,服务场景涵盖了接送机、接送站、接送景点、旅游包车、城市内用车等。”对方表示,携程专车实际上主打抵离交通枢纽、酒店和旅游资源的高品质出行方式。

  而高德的顺风车业务同样是以场景出发,结合其地图大数据进行车主和用户的匹配,这一模式应用在上下班与跨城出行非常吻合。“这些海量的用户出行需求,尤其是早晚高峰的通勤路线,往往具有较高的重合度。这都是高德顺风车得天独厚的用户优势。”高德集团总裁刘振飞表示。

  由于没有佣金不抽成,高德上线顺风车业务相当于亏钱做生意。高德地图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现阶段高德的顺风车业务的确是在倒贴司机和乘客,“高德公益顺风车不以营利为目的,零佣金是我们的既定策略。平台服务费(包括但不限于信息服务费、车主验证费用、虚拟号码、保险、转账手续费),在产品上线初期也会补贴给车主和用户,保证乘客花多少钱,车主就收到多少钱”。

  携程方面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尚无进军出租车的计划,提高服务水平是首要的任务。“对于新业务携程会向司机、用户提供一定补贴,但我们不认为这是价格战的范畴,主观上我们不赞成一味地打低价。”据了解,目前携程接送机的平台抽佣仅8%,与美团打车持平。

  滴滴反围剿

  面对以美团为首的围剿,滴滴祭出的第一反击是跟进补贴。

  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后,滴滴开始向上海地区老用户发布促销券,用户基本上可以享受“全城单单立减14元”的优惠,而补贴带来的直接效果是形成对美团的反压制。根据滴滴内部发出的一封名为“快捷上海战报”的邮件显示,滴滴在上海日完成订单已超过160万,而美团的市场份额目前被压制在15%以内。

  滴滴区域运营高级总监孙枢在邮件中表示,如果美团保持30元一单的补贴,即使做到滴滴去年总单量(74.3亿单)的20%,一年就要烧掉70亿美元。他认为,“以滴滴今天的规模效应和技术壁垒优势,补贴退去后的友商势必难以为继,出现颓势”。

  除了跟进补贴,滴滴也正式上线外卖业务,直线打击美团的大本营。4月1日,滴滴外卖在无锡上线,三天后滴滴公布成绩单称已经占据无锡1/3的市场份额。滴滴外卖负责人罗文表示,由于外卖业务在无锡试运营的效果超出预期,近期将考虑进入更多的城市。

  但这一说法遭到美团方面的否认。美团外卖北方大区总监安中杰表示,滴滴外卖在无锡的市场份额仅占3%。

  据时代周报记者从滴滴方面了解到,罗文目前全职负责滴滴外卖的业务研发,此前他是滴滴第一任产品经理,曾主导滴滴全面改版、微信支付、专车启动等战役。

  滴滴备足了粮草,迎接这新一轮的围剿。现金储备多达百亿美元的滴滴在今年再次完成来自韩国未来资产2.648亿美元的融资,以及国内100亿元ABS额度。手握先发优势的滴滴,还会成为下一个饿了么吗?

  值得注意的是,出行领域的战争是一场持久战,一时的补贴固然可以换来市场份额的跃升,但却对这个市场没有任何益处。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并不认为美团能依靠补贴能打败滴滴。“网约车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必然存在着诸多玩家,但已经确立优势的滴滴不会轻易让出头名,美团的资金可以将补贴战维系多久?”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