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您的位置:中国财经网 >> 股票 >> 新闻 > 正文

凯迪生态割肉自救 拟出售61亿元资产清偿债权解危

2018-09-30 15:19:54 中国经营报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张家振 中国经营报微能源

  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生态”,000939.SZ)自救正迎来关键时刻。

  9月29日,凯迪生态连发多则公告,披露了出售资产“瘦身自救”计划的最新进展。此次出售的“资产包”包括:位于东北地区的6个已投产及在建生物质电厂的100%股权、1006.46万亩林地资产和杨河煤业有限公司的60%股权,总价格61.4亿元。

  在阳光凯迪集团董事长、凯迪生态董事长兼总裁陈义龙主导的“股权重组+资产处置+债务重构”自救方案中,处置非主业资产包、降低债务规模、恢复主业经营被视作关键一环。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凯迪生态有息负债余额234.58亿元(本金),已逾期利息5.92亿元,燃料欠款约20亿元。

  “资产处置回笼的资金将优先保护职工和农户债权,对拖欠职工的工资、社保和燃料客户(农户)的欠款逐步全额清偿。”陈义龙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公司将通过结合资产处置变现清偿等方式化解约140亿元的有息债务,剩余最高不超过100亿元有息债务采取留债展期的方式对公司债务进行重组,后续通过引入战略投资方进行股权重组,最终实现提升主业、持续健康经营的目标。

出售资产甩“包袱”

出售资产甩“包袱”

  根据公告,凯迪生态拟以20.6亿元向山东水发众兴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水发”)出售蛟河、汪清、桦甸3个已投产生物质电厂以及敦化、嫩江和榆树等3个在建电厂的100%股权;以31.8亿元的价格向湖南中战红森林林业产业并购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战红森林”)出售旗下1006.46万亩林地资产;以9亿元的价格向长沙红森林一号私募股权基金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红森林一号”)出售杨河煤业有限公司的60%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参与资产收购的中战红森林和红森林一号均为中战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战华信”)旗下的基金公司。这也正是以陈义龙为代表的新管理团队入主凯迪生态后引入的接盘方。

  此前的8月3日,凯迪生态曾发布筹划资产出售的提示性公告,中战华信拟通过自行管理或协调其旗下管理人管理方式,发起设立并购基金一揽子收购凯迪生态拟出售的业务资产包内全部资产,包括风电项目、杨河煤业、在建生物质等10项资产类型。中战华信将通过并购基金尽快将其收购的业务资产包分类出售处置。

  根据当时给出的时间表,各方同意于2018年9月30日前完成上述尽职调查、基金募集工作,采取“标底底价+溢价分成”方式打包出售相关资产。首批处置资产包括平陆、盐池、阜新三家风力发电厂、公司持有的杨河煤业60%股权和位于东北的上述6个生物电厂项目。

  记者对比发现,此次公告出售的资产和此前披露的内容有较大出入,主要表现在风电资产包置换成了林地资产包。

  陈义龙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公司近几年圈占生物质发电项目和林地资源给企业发展带来了巨大负担。“公司近几年发展过快,投入约百亿元资金用于圈占优势资源,仅圈占的正在开发和待开发的生物质发电项目就达百余个,此外还有1018万亩林地资源,短贷长投、资源严重错配等操作方式导致现金流紧张,各项重大风险集中爆发。”

  据陈义龙介绍,此次出售的煤业公司和林地均有一定程度的溢价,再加上一块即将签署出售合同的资产,明年3月底之前预计可以回笼资金70余亿元。

  凯迪生态方面在公告中表示,此次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有助于剥离部分资产以减轻上市公司经营负担,同时获取较大数额的现金对价,缓解公司财务负担,全面化解公司债务危机。

16家电厂已恢复运营

16家电厂已恢复运营

  和资产出售计划类似,生物质电厂的恢复生产工作也备受关注。

  记者从凯迪生态相关负责人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债委会积极协调下,公司与各电厂债权人逐一协商沟通,以及创新燃料供应商和农户合作模式等方式,公司先后累计恢复了16家生物质电厂的生产运营工作。

  “随着资产重组和债务重组的分步实施,公司将尽快全面恢复生产,步入持续经营轨道。”上述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通过电厂、燃料客户、金融机构债权人等多方协议的签订,凯迪生态相关子公司与各方达成一致分配原则,即通过按比例一部分资金用于偿付金融机构债权人到期利息、一部分用于生产经营支出的方式,部分电厂资金已解冻、生产已恢复;另一方面,公司高管分片挂点,积极协调电厂取得当地政府或村镇银行等机构小额贷款支持,扩大融资来源。

  此外,为尽快推进生物质电厂恢复生产工作,凯迪生态还探索“按度电燃料成本承包电厂燃料采购模式”,在湖南安仁等电厂实施的基础上,有望向其他电厂推广复制。

  在9月27日召开的董事会上,陈义龙再次对凯迪生态深陷困境的原因进行了反思:“公司做成这样,不是天灾,是经营管理人员的失职。”在陈义龙看来,核心经营管理团队跟不上企业发展节奏,尤其内部管理失控,甚至部分时任核心高管经不起资本市场利益诱惑滋生腐败,将公司人为地推向了深渊,也是此次债务危机爆发的主要内因之一。

  签署资产出售合同、部分生物质电厂逐步恢复生产、全面调整董事会成员,近期的一系列动作正让凯迪生态朝着向好的方向发展。特别是通过资产重组回笼资金降低有息负债,将为后期的股权重组和债务重构提供更加良好的条件。

  不过,此次资产出售合同的签署并不意味着资金回笼会一切顺利。由于债务违约,上述标的资产目前处于冻结状态正成为交易的最大障碍。

  根据记者此前获得的资料,目前一些金融机构和投资权益人在全国针对凯迪生态和大股东阳光凯迪集团发起了400多起诉讼,导致部分正常生产发电的电厂经营被冻结;相关监管机构还对阳光凯迪的股票进行冻结,使其无法为凯迪生态融资或资产置换。

  上述400多起诉讼受理法院分布在北京、上海、天津、湖北、湖南、安徽、江西等24个省(市);起诉类型也多种多样,以借款、租赁、保理等融资纠纷案件为主,还有部分属于买卖、施工和运输类纠纷。

  此前,凯迪公司计划将全国范围内的资产集中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统一处理,但该项工作尚未有明确的时间表。陈义龙表示,在债委会和各级政府部门的支持和协调下,相关资产的司法解冻工作正在推进,企业有信心全面化解危机,早日走上健康发展轨道。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